nlohmann json 将键值从字符串修改为数组
如下,原数据是这样
j["example"]="hello example";
修改成
j["example"]=json({"example2", "hello example2"});

好像直接这样就可以了.

测试验证

json j;
j["example"] = "hello example";
cout << j.dump(4) << endl;
j["example"] = json({"example2", "hello example2"});
cout << j.dump(4) << endl;

结果

{
    "example": "hello example"
}
{
    "example": [
        "example2",
        "hello example2"
    ]
}

测试代码

json j;
j["example"] = "hello example";
cout << j.dump(4) << endl;
j["example"] = json::array();
json j1, j2;
j1["one"] = 1;
j2["two"] = 2;
j["example"].push_back(j1);
j["example"].push_back(j2);
cout << j.dump(4) << endl;

运行结果:

{
    "example": "hello example"
}
{
    "example": [
        {
            "one": 1
        },
        {
            "two": 2
        }
    ]
}

证券时报记者 余胜良

  近期有烂尾楼盘业主集体决定停止还贷,引得不少烂尾楼盘业主效仿。如果这股风潮蔓延开来,有可能对楼市造成负面冲击,对楼盘销售更为不利,也不利于金融系统稳定。

  如果是没有出售的烂尾楼,还不涉及购房者,只涉及开发商、银行、其他资金提供方、施工方和供应商,但是因为我国实现预售制度,烂尾楼盘很多已经销售完毕,或者某一期销售完毕,业主在付出真金白银后,面临楼盘无法交付的压力。由于大多数业主是贷款买房,每月还要支付月供。随着期房停工时间延长,日益接近交付日期,业主发现楼盘无法按时交付,心态越发不稳,有动力维护自身权益。

  楼盘已经销售,正常情况下,房地产维持一定的毛利率,只要不是被各种财务成本拖垮,按时交付还有一定利润,开发商有动力促使楼盘交付。楼盘面临无力支付工程款的情况,绝大多数是房产公司旗下项目公司资金被转走,房产公司以项目公司出资为整个楼盘风险负责,真出事后,往往无法覆盖风险。业主只能迁怒项目监管方,凭什么银行可以继续收利息,期房业主却要面临房产烂尾的风险,而当初交上去的资金,为何没有做到好好监管,任凭项目方挪用?

  开发楼盘是长周期项目,企业需要大量资金做周转,预售也有一定合理性。

  项目方挪用资金,是房企的惯用手段,房企有一个特色,做大的公司往往要高周转,在拿地、建房、回款、还债这个循环中,回款是关键一环,让整个循环持续转动下去,但是因为是高杠杆,在房地产压缩杠杆的大背景下,没有新钱进来,房企资金链断裂,导致多地出现烂尾楼。

  应该明确一点,在这个循环中,最无辜的就是业主,业主主动要求强制停供,也是走投无路,其本心还是希望问题得到解决,能够早日成为真正的业主。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,受伤害的不仅是业主,他们可能面临征信污点,还有整个楼市,楼市在危机持续下,买房者会更加谨慎,还有金融机构,金融机构尽管有房产做抵押,但是没有交付的房产,只能成为坏账,当坏账增加,还可能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。

  让烂尾楼活起来,早日交付才有利于千家万户的稳定,各地政府应该研究如何盘活烂尾楼,把死棋下活,追讨转移走的资金,或者引入有实力的房企,将保交付放在优先位置。

https://finance.sina.com.cn/review/jcgc/2022-07-13/doc-imizirav3120012.shtml

近期有两组数据,让人有一种感受:中国老百姓更爱存钱了。

上半年住户存款增加超10万亿元

央行1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,上半年人民币存款增加18.82万亿元,同比多增4.77万亿元。其中,住户存款增加10.33万亿元,非金融企业存款增加5.3万亿元,财政性存款增加5061亿元,非银行业金融机构存款增加9513亿元。6月份,人民币存款增加4.83万亿元,同比多增9741亿元。

上半年住户存款增加10.33万亿元,这是什么概念?这意味着,在上半年,平均每天约571亿存款涌向银行。

纵向来看,2021年上半年住户存款增加7.45万亿元,2020年上半年住户存款增加8.33万亿元,2019年上半年住户存款增加6.82万亿元,2018年上半年住户存款增加4.26万亿元。也就是说,2022年上半年增加的住户存款创出近年同期的新高。

58.3%居民倾向于“更多储蓄”

根据央行发布的2022年第二季度城镇储户问卷调查报告,倾向于“更多消费”的居民占23.8%,比上季增加0.1个百分点;倾向于“更多储蓄”的居民占58.3%,比上季增加3.6个百分点;倾向于“更多投资”的居民占17.9%,比上季减少3.7个百分点。

也就是说,愿意更多存钱的人大幅变多了,而愿意更多投资的人变少了。

上半年住户存款大幅增长,还有未来储蓄意愿的提升,令小伙伴们心生疑问:为什么大家更爱存钱了?

中国人更爱存钱的背后

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对中新网“中国新观察”栏目表示,居民存款大幅度增长、储蓄意愿增强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既有短期影响也有长期因素。

董希淼指出,从短期因素看,主要是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冲击。今年3月份以来,我国疫情持多点散发,部分企业难以正常生产经营,不稳定、不确定因素增多,导致居民预防性储蓄动机上升。

与此同时,今年以来受国际金融市场震荡影响,我国资本市场波动加剧,股票、基金收益明显下降,特别是银行理财产品出现“破净”,导致居民风险偏好有所下降,部分资金重新流向存款。

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在研报中表示,2020年的经验显示,疫情会导致居民存款同比增速上升,而且存款同比增速会在较高水平上保持一段时间。

董希淼认为,作为消费主力军的中青年群体,除了收入上具有优势以外,还面临“上有老、下有小”等生活压力。居民对未来收入和支出的不确定性预期提高,使得居民预防意识和储蓄意愿明显增强。此外,随着房地产市场调控力度加大,居民住房消费意愿持续不振,减少了住房消费支出,部分转为居民存款。

怎样才能刺激消费?

储蓄变多,有利有弊。

董希淼表示,居民存款持续增加提高我国经济发展韧性,增强居民部门抵御风险能力,但也反映出居民对未来预期转弱、消费需求不足、投资意愿下降等问题。下一步,应采取针对性的措施,稳住居民预期和信心,进一步提振居民消费和投资。

他建议,严格落实国家卫健委“九不准”要求,平衡好疫情防控和经济增长的关系,最大限度降低疫情防控对经济和民生的冲击,稳定企业和居民的预期。进一步稳住宏观经济大盘。落实好前期出台的稳经济一系列政策措施,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应更加积极有为,主动发力,继续助力市场主体纾困解难和实体经济稳步恢复,稳定居民就业,提高居民收入。

董希淼指出,要提振居民消费意愿和能力。持续释放国内市场潜力,采取积极有效措施,改变居民消费动机不足等问题,改善居民消费环境,培育中高端消费增长点,扩大汽车等耐用消费品消费,促进居民消费转型升级。进一步落实好差别化的住房信贷政策,合理把握信贷投放,更好地满足居民自住型和改善型购房需求。

从长远看,董希淼建议,进一步完善全覆盖的社会保障体系,更好地满足居民养老、就医、教育等方面的迫切需求,降低居民后顾之忧进而降低预防性储蓄意愿。

当前,各地也在想方设法来刺激消费,提振汽车和房地产消费成为重要抓手。

在促进汽车消费方面,除了减征购置税外,多地还拿出真金白银的补贴,刺激大家买车。在刺激房地产消费方面,多地已经宣布放松限购、限售,降低首付比例,相当多的城市还会发放购房补贴。另外,多地也通过发放消费券来拉动消费,比如北京7月起线上线下发放1亿元餐饮消费券。(记者 李金磊)